得票數量: 399

呂國偉

呂國偉的家庭並不美滿,心情總是很低潮的他,小學時曾收看「五燈獎」節目,當時聽到參賽者的笛聲立刻就被吸引住;一回又在學校聽見社團老師吹奏笛子,頓時覺得很平靜,於是向學校老師拜師學藝。

國偉學習笛子之路充滿波折,父親的反對、首次大學聯考失利,加上重考期間因父母失和決定離異,家庭爭鬧不斷……,造成他情緒莫大的壓力。大一時因情緒狀況惡化,使國偉不得不休學在家;隔年復學亦因服藥之故,讓同學們對他充滿異樣的眼光與耳語。只有在接觸最喜歡的笛子時,他才能少少地緩解情緒上的壓力。

1995年起國偉參加許多地區及全國性音樂比賽,屢次獲獎,也開始有表演邀約的機會。他說:「覺得自己的努力有被看見。」黑暗的憂鬱人生中,又找回了一絲光芒,「我彷彿又找回自信,對人生重新燃起希望」。

這兩年國偉陸續參與大、小活動巡演,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去年前往高雄地區表演,結束後台下觀眾掌聲如雷,讓他覺得非常開心和驕傲。目前國偉仍持續服用藥物來穩住精神狀況,而吹奏笛子是他最自然的治療,也是讓他最自在的方式。國偉十分期待此次參賽能分享給大家最喜愛的笛聲。

得票數量: 767

王榮堅

王榮堅是自閉症患者,幼年學習總易晃神、專注力不足,口語表達也很弱,導致人際溝通有相當程度的困難;再加上閱讀理解障礙,讓他總是不願進教室上課,也很排斥學校的學習及紙筆測驗。他的父母為此非常頭痛,不知如何來帶領這樣特殊的孩子。

在偶然的機會裡,老師發現王榮堅的絕對音感,以及比一般人更精準的節奏感,透過音樂學習終於為他點亮一盞明燈。父母親開始全力栽培,四處尋訪教導特殊孩子的音樂老師。國小畢業時獲得總統教育獎及特殊市長獎兩項殊榮,此後王榮堅更全心投入音樂學習。在日以繼夜練習下,終以特殊資優身分考進師大附中音樂班,從此在音樂領域裡悠遊自在地學習。

2013年王榮堅代表台灣遠征維也納參加「第三屆國際身心障礙鋼琴大賽」,以最年輕之姿榮獲國際銀牌及所有評審給予的最高榮譽「最佳技巧獎」。今年再次榮獲2018華盛頓比賽的台灣代表權,並將於十月出國參賽。近幾年也多次受邀前往大陸內地演出。

王榮堅因勇敢面對命運挑戰,不畏懼別人異樣眼光,且表現比一般人更突出、更吸睛。一場又一場比賽與演出,累積出來滿滿的舞台經驗;不管國內、國外比賽,家人都是一路相隨、一路叮囑,終於能見證他漸漸嶄露出堅韌生命光輝。

得票數量: 288

黃沐桂

「希望可以分享我的音樂,讓大家的心情都可以放鬆。」聲音稚氣卻充滿活力的黃沐桂,是一位視障口琴家。沐桂因為是早產兒,從未看過這個世界的模樣,他打趣地說:「幸好從小就就讀啟明學校,身旁同學都是視障者,也就不會覺得自己與眾不同。」

啟明學校的音樂課是沐桂最喜歡的課程,「爵士鼓、薩氏管、陶笛,甚至Beatbox……」學生時期就接觸不同的樂器,沉浸在音樂的世界裡。然而眾多樂器中唯獨對口琴「琴有獨鍾」,「實在是因為口琴的音色太美了」,沐桂字字句句都不離對口琴的熱愛。

目前是新北市街頭藝人的他,坦言這份工作並不輕鬆,經常得拿著十公斤重的表演器材,背著大大小小的街藝行囊,從木柵搭車到中和、板橋表演。但即便辛苦,收入也不如從前,沐桂卻非常快樂,更樂於分享,每次的表演都能讓他體會人與人之間的溫情。

某回表演時,一位女聽眾走上前詢問沐桂:「妳可不可以吹奏一些抒情的歌曲?」伴隨著沐桂溫暖的口琴聲,旋律中卻聽到片段的啜泣聲。「謝謝妳,我沒事了!」 原來這位女聽眾在工作上遇到挫折,沐桂的表演給了他釋放壓力的管道。沐桂說:「音樂人生不是只有樂譜相陪,而是知音琴,相伴相隨。」期盼更多人喜愛他的表演,在樂音裡和他同樂。

得票數量: 553

珍寶二人組 -- 陳企維等2人

【珍寶二人組】是由兩位視障音樂家組成的室內樂團體。

陳企維5歲時因不慎從堤防摔落,重創頭部,更影響視力,到12歲那年雙眼失明。憶起與長笛的相遇,企維語帶感激:「若不是國小音樂老師鼓勵我往音樂之路邁進,就不會有現在的我。」在當時社會,視障者學音樂簡直是天方夜譚。企維不僅自國立藝專音樂科畢業,更遠渡重洋到南加大音樂學院進修,取得長笛進修級演奏證書。「Never give up!人生會有挫折,但需要堅持」是企維為自己下的註腳。

鄭竹君幼時因視網膜剝落導致全盲,可她對於世界充滿好奇卻又抽象得難以理解。某天聽到豎琴曼妙的聲音,深深被吸引,但豎琴的47根弦加上7個踏板,竹君不但要在心中描繪出豎琴的模樣,更要手腳並用協調,這讓她在學習上困難重重。「做任何事情都要保持熱忱,莫忘初衷」,雖然有時也會心力交瘁,但竹君說:「只要放下情緒和壓力,就能找回對音樂、對豎琴的純粹。」

談到【珍寶二人組】,竹君表示:「一開始練習常合奏不起來,既然看不見樂器,那就用心眼去感受樂音。當我們沉靜下來聆聽彼此的音樂時,似乎感受到妙不可言的關係,並能精準地掌握對方的細節。」企維和竹君兩人想用音樂讓大家聽見他們的故事,遇見他們的感動。

得票數量: 302

林哲任

因為早產的關係,我一出生時有胎便吸入症狀,被直接送往馬偕醫院急救。雖然救治後生命得以延續,但在六個月時,家人發現我的黑眼球有白色混濁物覆蓋著,對周圍的人和物都沒有反應。當被醫生判定為先天性白內障後,接受多次雷射及人工水晶體植入手術,但雙眼視力只剩下0.1。

小時候爸媽都工作到三更半夜才回家,為了讓我趕快入睡,會放錄音帶給我聽,偶爾我會跟著音樂哼哼唱唱。在國小和國中時,我很喜歡上學校的音樂課,因為老師的教學很有趣,也激發我對音樂的興趣。原本只聽國語流行、排斥台語歌的我,為了讓自己的歌唱更多元,決定參加台語歌唱班。後來遇到一位電子琴教唱的老師,讓我有了想要自彈自唱的念頭。雖然視力不好、看譜比較吃力,但只要重複練習幾次,我也能表演完一首歌。

剛開始到養護中心、長照中心做公益表演時,我顯得比較害羞、不大方,在幾次表演後,漸漸和老爺爺、老奶奶或住民們熟悉,他們知道我視力雖然有障礙,但為了把歡樂帶給他們而持續努力地學習琴藝和歌藝,反而給我很熱烈的掌聲和鼓勵,讓我相信只要我願意付出,所得到的將會是更多。因此我要藉這次參賽機會,希望能激勵大家!

得票數量: 986

輪轉太鼓 -- 莊政文等10人

【輪轉太鼓】是由一群肢體障礙者組成,有感於團員的肢體常被認為「難以協調控制」、「無力」、「變形」、甚至是「手無縛雞之力」,我們想告訴大家,坐在輪椅上一樣有亮麗精彩的人生。我們想要「翻轉」大家的刻板印象,讓社會大眾看到「輪椅朋友」展現肢體的力與美。

【輪轉太鼓】由「台北市輪椅網球發展協會」所輔導設立,協會多年來致力於透過運動來協助障礙者強化肢體機能、參與社會,透過運動展現自信。「太鼓」是輪網協會在近四年最重要發展項目之一,是由源流自日本的「泰山太鼓團」指導,希望透過定點運動的方式,讓一些無法掌握運動輪椅的身障朋友同樣也能感受到運動所帶來的效益。

這些年來我們與老師相互切磋研究,如何以坐姿敲打出太鼓的力與美,團員們不斷地練習挑戰更精湛的表演。我們把握每次上舞台的機會,努力呈現最優質的輪轉太鼓精神,翻轉人生歷程與心情的表演態度。並且希望透過太鼓亦深亦淺的技術與意涵,激勵更多的身障朋友及社會上的弱勢族群,勇於展現自己的精彩光明人生。

得票數量: 522

莊天岳

患有自閉症的莊天岳,有對極其疼愛他的父母。當被醫師確診後,天岳的爸媽便決定專心專意地照顧與培養他。天岳媽媽說:「岳岳是個純真的孩子,很喜歡稱讚他遇到的人。自從發現他有極佳的音感後,就積極培養他學習鋼琴。」

天岳因奔波於公益活動與賽事,引發腎臟疾病,他的爸爸因而捐了一顆腎給他。沒想到藥物排斥影響腦部,讓天岳時不時會出現短路的行為。為了讓天岳和少一顆腎的爸爸身體健康,三人每天外出跑步五公里。抵抗力低,致使天岳必須回絕很多演出機會,當參加第三屆【愛有為】沒有獲得優選,讓屢獲獎項的他有些沮喪。此後天岳開始在鋼琴練習上要求自己「要聽懂!」,面對老師指正彈不好的地方,也學會處理好情緒,不再發脾氣。

一首鋼琴大曲天岳需重複練習八個月,一份樂譜重複印六份,每一份都被天岳畫滿筆記記號。「天岳真的改變好多」莊媽媽說,現在的天岳無時無刻都想著鋼琴,即使出國在外依舊聽著鋼琴老師的教學錄音帶。

天岳媽媽笑著說:「老天爺真得跟我們開好大一個玩笑,但也給了天岳一分很大的音樂天賦。」如同一株小幼苗,天岳希望在父母和老師細心澆灌下,終有一天長成一棵大樹!

得票數量: 386

廖庭澔

我沒有和人對話的能力,但是對音樂很有感覺,我是廖庭澔。

出生以來從沒看過這個世界,更不明白流星是怎麼回事,但是我心中有一道流星閃過,誠心許下三個願望:

一願父母長命兩百歲,才能照顧我到百年,將來才不會流露街頭。

二願能到各處演奏,雖然多重障礙讓我學習之路困難重重,曾被治療師拒於門外,讓父母傷心失望至極,但這種種困境並沒阻止我奮發向上的動力,我熱愛音樂、享受音樂,持續在音樂上的學習並反覆練習,爸爸說:「熟能生巧」、媽媽說:「勤能補拙」,印證「重複的事用心做,你就是贏家」的道理。

三願和大家共勉:「自助、人助、天助」,雖然語言表達和人際互動是我一生甩不掉的負擔,希望我能善用自己的專長,把音樂的真善美播出去,帶給人真正的快樂,同時鼓舞他人不要畏懼困境,努力堅持並默默耕耘,上天會幫助我們找到屬於自己的出路。

謝謝我生命中的恩師、朋友們,若沒有你們的幫助,我可能在教養院發呆一輩子,永遠也無法自食其力。感謝上天賜給我優於一般人的音感和記憶,讓我能將老師教導的不論是國語、台語、西洋爵士或古典音樂牢記於腦中,讓音樂之美來填補缺失、用音樂之美來豐富我的人生,以自己殘而不廢的精神和毅力鼓勵更多的人。

得票數量: 342

張晏晟

在第二屆【愛有為】決賽裡,張晏晟憑著一手出色的鋼琴琴藝,一舉拿下該屆器樂組「金春獎」殊榮。在全場喝采聲中,晏晟卻是在眾人譁然下出生。出生後因體重不足立即住進保溫箱,卻因環境氧氣濃度過高,引發視網膜病變,進而導致雙眼全盲;同時亦併發腦性麻痺使他不良於行,這讓他直到五歲才開口說話。但音樂的種子卻早早地在他三歲生日那年,因著姑姑送他的一台電子琴開始萌芽。彷彿注定為音樂而生,晏晟從此踏上音樂之路,在國內外舉辦多場個人音樂會,除了表現亮眼外,更是大家口中的「神童」。

在睽違一屆後,晏晟再度報名第四屆【愛有為】,卻出乎意料地選擇挑戰歌唱組。「想讓大家看到自己不只會彈還很會唱」,很愛鋼琴更愛聲樂,但因腦性麻痺造成的肌力問題,晏晟在高音技巧上屢屢挫敗;更因為雙眼失明只能倚靠觸覺來感受發聲位置。在不斷揣摩不斷練習,歌唱技巧終於有了重大突破。晏晟記憶猶新地回憶著初次飆上高音的感覺,好像到一個的新世界,隨後湧上來的是無盡的感動。

他自許:「堅持到底、永不放棄;享受音樂、享受表演。」我們看到的張晏晟是充滿著音樂天賦,也是患有腦性麻痺的視障朋友。但私底下他卻是比任何人都還要努力,比任何人都還敢挑戰自己。

得票數量: 383

楊玉凡

曾經,我能看見窗外的天空是藍的,上面還飄著幾朵白雲;還能和鄰居的孩子們一起玩躲貓貓,在位於家附近的學校任意跑跳。念幼稚園時,媽媽發現我對音樂特別有興趣,只要聽到哪裡有音樂,就會停止遊戲,凝神注視著傳來聲音的方向。因此上小學後,媽媽開始讓我跟著老師學鋼琴。

14歲那年因為罹患青光眼,同時伴隨流行性感冒突如其來的一場高燒,再睜開眼睛時,眼前已是一片黑暗。我不想去上學,無法面對外界的人事物,對於鋼琴的學習,老師也一度不知道如何是好,經過討論,採用錄音的方式,把上課的內容錄下來讓我回家聽,再慢慢反覆練。

因為住家附近的普通國中無法提供足夠資源,讓一個盲人能繼續完成學業,於是國三那年轉至台中啟明學校學習盲人應該要會的技能,展始新的生活。高中畢業後,考上淡江大學中國文學系。我在學生時期和同學一起參加歌唱比賽,因而對歌唱產生濃厚興趣;也因練習時經常配合鋼琴彈唱,所以真正從事表演工作後,大多以自彈自唱的方式呈現。

101年大學畢業後開始接案演出,變成專職的音樂表演工作者,也考取苗栗、新竹和新北的街頭藝人證,常獲邀至各大小活動演出。感謝很多好朋友給我的支持和鼓勵,希望能有更多機會,把這些溫暖和感動唱給大家聽。

得票數量: 219

李依娜

疑似照黃疸不慎引發的後遺症,還在學步期的我,就因視網膜病變,必須學習適應模糊光影的世界。面對我是重度視障者的事實,父母沒有因我爭吵、沒有對我放棄,總是給予滿滿的關心與支持。

為克服學習與生活上的障礙,我進入台北啟明盲校接受專門、完整的課程訓練,並且開始接觸音樂,學習鋼琴與演唱。對音樂的熱愛,也就此展開!高中畢業,多數同學選擇投入按摩工作。然而,我想挑戰不一樣的路──報考大學音樂系!

感謝上帝的看顧,我順利考上中國文化大學音樂系,主修音樂,副修鋼琴。一切看似夢想中的幸福、順遂生活,卻是跨越忐忑試煉的起跑線。

全班只有我是視障者,為跟上課程進度,我必須比明眼同學更努力。上課前,要請同學協助報讀課本內容作預習;下課後,要反覆回頭聽課程錄音檔和筆記作複習。由於上課需要時常更換教室,這對好勝心強、習慣不求人的我,常因在校園裡迷路而吃足苦頭。感謝在我孤單、無助的時候,總有天使圍繞、陪伴,讓我繼續振作堅強、繼續向前。

目前任職於伊甸基金會視障服務處,從事最愛的音樂與社福推廣工作。期許自己成為真誠無偽的微光樂者,用音樂為我自己獨一無二的人生上色。

得票數量: 1580

Power Angel 能量天使 -- 方羚等2人

我們是來自台東的原住民,布農族的方羚八年多前因接受職業訓練不慎從閣樓摔下,本以為很快就能復原,卻因胸椎嚴重受損,必須接受一輩子被禁錮在輪椅上的命運。當時甚至失去夢想、失去愛情!

阿美族的鄭怡芬(阿寶),四年多前因一場車禍意外造成嚴重脊損。對於曾經追求職業籃球夢的她來說,打擊著實太大。當時怡芬的哥哥看到方羚在桃園脊髓損傷重建中心重建後的成果,拿了相關新聞激勵怡芬。想不到之後兩人竟有機會成為同甘共苦的朋友,一起抱起吉他,釋放歌聲能量!一起朝夢想的目標再出發!

兩場意外讓她們分別造成脊髓損傷、下半身癱瘓,只能坐在輪椅上。然而這樣的巨變並沒有讓她們放棄自己,在同病相憐、互相扶持的環境中相知相惜,組成【Power Angel 能量天使】二重唱。兩人帶著方羚的稚齡幼兒,一起邊學習邊演唱,從母語唱到華語,從天黑唱到天明,從眼淚唱到勇氣,從絕望唱出希望!

「我們用最真誠的聲音唱出我們的熱情,唱出我們的故事,唱出自己的夢想!聲音所傳遞的是我們的故事,想和你們分享的那些力量。聲音告訴我們,堅持自己,我們都是充滿能量的天使。」

得票數量: 364

洪新智

出身於音樂家庭的洪新智,父親在年輕時也是個Rocker,新智從小耳濡目染。國三受父親指導彈吉他,從此喜歡音樂與創作,從國中起經常表演。

玩樂團一直是新智的夢想。他在高中時組了第一支搖滾樂團,創作不少作品。大二時,他發現罹患貝西氏症,免疫系統失調,造成視力逐漸減退,到了大四已幾乎快看不見,畢業後就完全失明。

突來的病症,對新智打擊極大。不過這段期間,他依然不放棄音樂,或許有著重重的困難,但他堅信自己可以走下去。2012年,新智決定北上參加「聽見星光」身心障礙者流行音樂人才培訓課程,參與不到三個月,老天爺卻送給他最大的難關,當時父親因為獨力照顧癌症末期的妻子與新智,蠟燭兩頭燒的父親因身體不堪負荷而不幸中風。家裡頓時失去重心的新智,只能放棄進修課程,待家裡整頓完善後,2013年5月起參與「夢想者聯盟」全台八場巡迴音樂會擔任表演者之一,受到各地民眾支持與肯定。

新智除了街藝演出,也開始走向舞台,常獲各界邀演,用歌聲嶄露頭角!甚至也參加電視錄影,用音樂分享屬於自己的生命故事,讓更多觀眾認識他;同時憑自己的力量扛起家庭經濟重擔,賺取生活費及父親的醫療費。

現在,他正走向他的音樂路,不低頭也不回頭地大步邁著!

得票數量: 1245

張醴誠

母親懷孕時感染德國麻疹,致使我一出生就只有左眼0.05的視力。十多年前,或許是工作壓力大導致左眼虹彩持續反覆地發炎。每次發炎就要請假數月,擔心失去工作、失去僅有的視力,心中的恐懼難以形容。這段時間除了家人的陪伴,支撐我的另一個動力就是歌唱,歌唱讓我忘卻恐懼,更抒發我許多負面的情緒。

幾年前因好友相約,參加音樂人才培訓課程,並在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者藝文推廣協會的協助下,重拾年輕時的夢想,站上舞台,在表演過程中感受到觀眾對我的肯定。

在視力惡化前,獨立的我很少找人協助,因心中仍有障礙,害怕別人知道我視力不好而傷害我。我也不敢跟大家一起吃菜,怕自己夾不到,卻又不願意找人幫我;我任意攔公車,卻不敢問司機這是幾號車,所以常常搭錯車,經常是花了錢還浪費更多走冤枉路的時間。自從眼睛退化我時常跌進花圃、水溝、撞的滿身是傷,才肯放下心防,拿起手杖、勇敢開口尋求協助。原來勇敢告訴別人我的困難,不但不可恥,還獲得不少溫馨幫助,早知如此,以前我就不用那麼辛苦了。轉念一想,似乎視力惡化這件事帶給我更多的正面能量。

我想把這份信念轉變透過歌唱,傳達給更多徬徨無助的朋友,希望他們能從中獲得力量。

得票數量: 415

高淑珍

幼年時的一場高燒,高淑珍的左腳感染小兒麻痺無法正常行走,但行動困難不影響她喜愛唱歌。淑珍有一位愛好國樂的爸爸,經常邀請愛樂的朋友到家中彈奏樂器,跟著大人一起哼唱歌曲是她小時候最快樂的事。「開始上學後,才發現原來自己跟別人不一樣」,因為走路搖晃的模樣,淑珍成了同儕取笑的對象,讓她逐漸變得負面,失去自信。

淑珍在高中畢業後陸續從事時裝社工作;結婚後與丈夫開了藥妝店、公益彩券,更利用閒暇重返校園進修拿到學士學位。而她的歌唱夢一直到2002年在朋友極力說服下參加了國立空中大學舉辦的歌唱大賽,才又點燃她的歌唱之路。四十而不惑,這一唱除了讓觀眾讚賞她的優美聲線之外,更解開淑珍一直以來的自卑心結。

如今表演經歷豐富的她,最擅長台語曲目,尤其是江蕙的歌曲。曼妙的歌聲,讓觀眾為她起了「小江蕙」的讚賞。淑珍在表演中重新找到自己,即使偶有挫折,在比賽中也有失利,「但這些經驗都讓我學到很多」。現在的淑珍專心在表演練習裡,無論是歌聲或是肢體表現,希望能把最好的自己呈現給觀眾。

「鼓勵身心障礙的朋友的喜歡自己、不要小看自己,一步一腳印,只要努力一定會有收穫。」淑珍勉勵有相同境遇的人,跨過人生的障礙,成就喜愛的自己。

得票數量: 1948

張哲瑞

張哲瑞小時候因父母離異,一直與暴力阿公、身障爸爸和慈愛阿嬤一同住在花蓮。阿公的暴力行徑,使他的童年蒙上惡夢般的陰影。但他從沒有想過要逃家或學壞,因為他無法想像如果他逃走,阿嬤該怎麼辦?

就讀高一時,哲瑞的眼睛毫無原因病變,當他到台北進行手術治療時,正巧爆發SARS疫情,當時他很擔心自己會受感染而死,還準備寫遺書,但發現心裡仍然最放不下、最掛念的還是阿嬤,這反而給他力量更加堅強、開朗地面對生命。

一連串的手術治療,並沒有讓他挽回失去的視力。轉學至台中啟明高中後,認識許多和他有類似遭遇的盲友,讓哲瑞體認眼盲並不是失去全世界,進而開始積極地學習各項才藝,包括大提琴、吉他、爵士舞等。

大學畢業後,他參加由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者藝文推廣協會辦理的「聽見星光身心障礙者流行音樂人才培訓課程」,結業成績優異,展現「生命雖有殘缺,藝術卻無障礙」的表演精神,並參加「夢想者聯盟」巡迴全台演出。

至今他雖已幾近全盲,卻仍保持著樂觀開朗的性情,個性幽默開朗,經常抱著最心愛的吉他,彈唱自己編寫的曲調,訴說著自己的生命故事。他希望未來可以透過自己的生命經歷,以及自創詞曲作品和最熱愛的表演,帶給大家歡樂和激勵。

得票數量: 537

蔡如芬

25歲那年生第一胎時,不明原因傷及聽神經,這突如其來的聽力障礙,導致在工作和生活上與客戶、親友溝通,遇到了許多困難。因不是從小聽障,身旁沒有聽障朋友,親友都不知如何和聽障者相處。我除了必須工作,還要兼顧家庭、照顧孩子,一路走來,工作壓力、家庭重擔以及親友疏離,種種歷程都必須勇敢承擔著。後來,更因為無法接聽電話需靠筆談溝通,而被迫離開職場。

43歲那年,植入人工電子耳,參加網頁設計職訓後,我又重新找到工作。除了很高興又聽到些聲音,最令人欣慰的是找回與孩子的溝通與親情,重拾人生希望及信心。

成為聽障者後,我已不再聽音樂。植入人工電子耳後,一邊工作一邊學習Flamenco。所有的歌唱、音樂聲對我來說,都像鴨子叫。別人聽一、兩遍音樂可聽懂的旋律節奏,我必須仔細努力地聽個50遍以上,再想辦法去克服無法聽懂的障礙。經過十多年來不間斷地學習、練習,我變成喜歡參加各種活動表演,也能在活動聚會表演完後,帶動全體觀眾一起舞動Flamenco,一起享受音樂舞蹈的歡愉。

現在的我58歲了,但我始終沒有放棄。不斷學習、自我突破,生命仍然還是可以過得很精彩!

得票數量: 1913

Love 輪椅舞愛相隨班 -- 蘇敏娟等8人

原是一群以歌相聚的好友,2015年因看到中華樂扶協會招收電動輪椅班學員的消息,便相約報名。這群超過50歲、皆因小兒麻痺或腦性麻痺需仰賴電動輪椅行動的成員,在子女成年、家庭責任稍解之際,以興趣作為目標,接受全新挑戰。

相較於一般輪椅舞所用的運動型輪椅,使用電動輪椅侷限很多,除了無法快速轉圈展現較為花俏的動作,成員也受限於無法做出下肢及腰部的動作,因此仰賴編排,透過頭部和手部動作來展現舞蹈的緊湊感。然而每位成員身體狀況不同,光是手臂要舉到相同高度就得不斷練習,更別說運用電動輪椅快速輪動特性所編排出的舞蹈,成員間常需要對轉,如何控制速度、維持妥善的間距,以及在轉的過程中呈現優美的弧度,更是需要從頻繁的練習中去培養默契。

代表團體發言的蘇敏娟表示,要特別感謝鄭自強老師對團員們的耐心教導,幫助大家從一開始接觸時的挫折感,到現在能夠順利完成四人對轉,並在舞蹈中感受到完美與成就。

【Love 輪椅舞愛相隨班】此次參賽表演蘇芮的《酒矸倘賣無》是成軍所練的第一首舞曲,希望讓觀眾看到電動輪椅就是舞者的腳,也能展現出視覺的感動。亦盼鼓勵身障朋友走出來,能和他們這群斷翼的鳥兒、缺了翅膀的蝴蝶一樣,精彩飛翔。

得票數量: 474

林珮姍

出生即患有聽覺障礙,小時在同學的揶揄中度過,自卑卻又在意他人的看法,不願意面對自己是聽障者的事實。幼稚園小班時,媽媽帶我去看表演,看到很多小朋友化了妝還穿著美麗的表演服,於是就跟媽媽說我想要學跳舞,從幼稚園大班開始學舞蹈,國中之後學校邀請我一個人上台表演,同學也因此對我刮目相看而能有友善的互動。

跳舞對我來說很困難,無法準確聽見音樂的節拍,一直跟不上節奏,經常被老師罵,在學習過程中常感到難過及挫折,曾有過要放棄的念頭。但媽媽總是鼓勵我說沒關係,陪我練習暖身跟舞步動作,把音樂音量放大,讓我摸著音響、地板去感覺傳來的震動,每天重複的練習,終於跟上拍子。媽媽的引導讓我知道:學習每件事都會遭遇困難,但只要找到方法就能克服。

以往演出經驗中所獲得觀眾的讚賞及支持,以及親友和周遭的人看到我在排練及表演時那份認真的態度,而對我產生認同,這些都是我學舞重要的動力來源。16年來透過不斷地充實精進舞藝,越能在舞蹈中體會到快樂。

站上舞台,我想要讓大家知道聽障者也可以克服聽不見的障礙,跟一般人一樣聽見音樂並跳舞。也期待在一次又一次的演出經驗中,追求更好的自己。

得票數量: 523

陳明偉

出生時就罹患先天性聽覺障礙,身處於無聲世界的陳明偉一直到11歲才進入有聽障班的幼稚園就讀,學業雖起步慢,明偉在學校的表現卻一點也不含糊,總是笑臉迎人,有禮貌、人緣好,功課也不錯。

小三時因覺得扯鈴表演很酷而產生興趣,幾經波折終於加入學校扯鈴隊,並屢次在賽事中拿到好成績。明偉曾寫下「扯鈴是我的最愛」,足見扯鈴對他的獨特意義。基礎打穩後,明偉開始從影片上自學各式高難度的扯鈴技巧,聽不到音樂的他靠著強記每個動作和時間的搭配,每天至少練上兩小時,終能呈現令人驚嘆的表演。明偉也從觀眾的拍手比讚動作中,得到很大的支持和動力。

父親陳瑞義表示,明偉是個貼心的孩子,知道家裡經濟不好,外出求學總是省吃儉用,高中時曾經把省下來的零用錢包紅包給他當父親節禮物。每回從北部學校回屏東家時,都不忘用筆寫下對家人的健康叮嚀,讓總是不辭辛勞騎機車載明偉十幾公里上下學、南北奔波參賽的陳爸爸好窩心。

去年從台北市立大學運動健康科學系畢業後,明偉知道聽障者要在職場上立足,必須比別人更認真;對於邀演也都義不容辭參加,想用自己的例子鼓勵其他身障者,只要肯努力必然有美好的成果。這次參加比賽,希望能展現多年的苦練技巧,讓大家看到他對扯鈴表演的熱情。

得票數量: 671

安可Encore舞團 -- 李玉合等3人

三位因小兒麻痺不良於行的夥伴,在一次的輪舞講習相識,得知彼此擁有共同的興趣後決心要參加【愛有為】比賽。陳森棋接觸輪椅國標舞已有四年,還打進國際賽事,他說以前看到隨音樂起舞的人們總是羨慕不已,沒想到自己能由輪椅乒乓球跳進輪椅舞蹈,在舞台、賽場上找到自信。

曾玉婷是魯凱族姑娘,天生熱愛音樂律動的她,每當部落舉行慶典或祭儀時,看著其他族人各個忙著盛裝打扮,自己在一旁心情總是特別落寞。所幸在國中時期接觸輪椅舞,玉婷說:「輪椅,讓我的雙腳像是穿上了高跟舞鞋。」她也樂在編舞,認為透過動作讓人感受表演者的情緒,是很美的事。

同樣在國中接觸輪椅舞的李玉合,國中畢業後就中斷輪椅舞學習。身為單親媽媽的她,有三個需要長期、甚至終身治療的特殊孩子。三年前因上法院爭取離婚與監護權,罹患重度憂鬱及併發疾病。為了讓孩子看見媽媽如何「活出自己想要的樣子」,玉合重新在輪椅上邁開舞步。

三位來自北中南不同地方的輪椅舞者,要透過影像磨合並掌握練舞進度,確實是挑戰。也曾發生衝突,甚至想要放棄,最後靠的是彼此冷靜回到初心。這次選擇現代感十足的街舞演出,期望大家同樂於他們的創作,而「衝突」只是為了衝出極限,突破自我。

得票數量: 195

姜寧

我是熱愛跳舞的姜寧!因為先天軟骨發育不全症,成長過程中受到很多限制跟挑戰。以前跟人相處時會怕受傷害、沒安全感,對於當下一些事情的判斷不是很正確,覺得有些事情做不到或是很困難。經過幾年的時間改變了自己的心態跟價值觀,透過愛我和幫助我的人,加上一直都有想要完成自己想做的事,也領悟到宇宙之大知道自己其實很渺小,應該好好享受生活珍惜自己所喜歡的人事物。

雖然沒辦法像別人一樣好,也要有個對自己來說沒有遺憾的生活。培養興趣專長、堅信自己的目標,珍惜已經得到的;屬於自己的不要放棄,想要得到的必須努力,並且好好愛惜自己。人生就像走路一樣,背負的東西越多,走起來就越累,只有學會放下才能輕鬆前行。我時常喚醒心中的自己不要浪費天賦,讓自己的夢想不再被小看。

因為韓流的關係讓我對舞蹈產生興趣,在學習跳舞時多少會因為先天限制而沮喪,覺得自己有些動作做不到或是做不好看。經過一段時間的沉澱,還是想要跳好自己喜歡的舞曲,找到自己的舞風,也嘗試了很多自己改編的動作,慢慢習慣了這樣的感覺,對舞蹈越來越有自信。

身高已經不是我頹廢的藉口,一路走來,真心想追求更好的生活,希望透過舞臺來傳遞最真實的自己。

得票數量: 587

旋躍舞姬 -- 王蜀蕎等4人

【旋躍舞姬】四人來自不同時空、家庭背景與成長環境,還有不同身心障礙的缺損。儘管耳朵聽不見,無法說話的濓僑從夥伴肢體動作找到節拍,跟上舞蹈律動的節奏,打扮反串為俏女郎的模樣,舉手投足間真令人莞爾一笑。失去左臂膀的采蓉,以及不完整手指頭的佩芙,揮舞著七色彩帶,親手製作頭飾,同時徒手創作、彩繪抽象圖騰的外袍,象徵主宰獨一無二的生命。少了左手腕的蜀蕎,對身障藝術靈魂的認知,是灌溉加倍的愛與不怕跌倒受傷、挫折失敗的自我歷練。

一次又一次不間斷嘗試新的創意,志同道合的四人不斷溝通、達成共識、相互協助、設定目標,為完成愛的使命,攜手朝目標及夢想前進。無論是與生俱來,或因疾病意外造成特殊生命的,都沒有阻擋這群人瘋狂藝術、熱愛跳躍的靈魂。因藝術引導,讓【旋躍舞姬】看見生命中的玄機。

首次聽見〈Chicken Attack〉這首歌曲,石井健雄以哥德式唱腔再加上扶弱抑強的MV情境,要在雞年編創新舞作的想法,油然而生。哈!這該不會就是所謂的「聞雞起舞」?

透過真情的自我表達,【旋躍舞姬】一同探索內在的矛盾後,進行釋放,用殘肢揮舞七彩追尋正向認知的啟迪,四人想要拋開晦暗框架的枷鎖,與觀眾一同展開亮麗散發自信活力的新生命。

得票數量: 1652

鳥與水舞集 -- 林信廷等2人

林信廷因遺傳性視網膜病變,從小視力受損,22歲那年進入了盲人世界。全盲的他憑藉一股想要證明視障者能力不受限的毅力,從路跑、田徑賽到歌唱、舞蹈,各個項目都有好表現,在比賽中屢屢獲獎。2015年擔任公視《勝利催落去》行腳節目主持人,並獲得金鐘獎肯定。此外,信廷加入由顏翠珍老師所帶領的「鳥與水舞集」已有十多年,他說舞團影響他最深的是:態度。

因早產而有中度視覺障礙的楊家達,自高中參加舞蹈社團,其後學習芭蕾,強化自己的舞蹈基礎。2013年加入「鳥與水舞集」後,除了表演機會的增加,也豐富了舞台經驗。隨著演出雙人舞蹈,在高難度動作中他一次次挑戰自己的極限。

此次兩人表演《心繪之路》,反映真實生活中盲人曲折摸索、眼盲心不盲的歷程。彼此在舞蹈能力上可以互補,由另一方出聲引導方向與定位,並協助截肢舞伴展現肢體的美。林信廷表示,當兩位表演者都是視障者時,反而更能專注於個人舞蹈技巧的展現。至於如何克服定位問題,他說無非是靠不斷練習讓身體去記憶,並感受空間環境的細微處做為標記,縱使流動的過程中未必能百分百精準,但有信心與舞蹈融為一體,在每一個環節盡情展現。

因應Facebook隱私權設定。已完成投票者欲參加「愛有為網路票選-抽獎活動」請填寫表格。

註:未填寫本表格者,視為放棄參加抽獎活動之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