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有為】緣起

不一樣也要勇敢做自己

自2012年起,萬海慈善每兩年舉辦一次【愛有為 萬海慈善身障者才藝徵選大賽】,此為國內知名的大型身心障礙表演賽事。不僅有多位專業身心障礙表演者齊聚一堂,更有許多璞玉素人初試啼聲便一鳴驚人。他們克服生理與心理上的障礙,完成一次又一次精采演出。即便有不少旁言冷語傷害他們,即便因為心身的障礙使他們經常不被看好,但這些朋友們從不灰心喪志,堅持以汗水代替淚水,以不曾怠慢的練習,換來舞台上更完美的自己。在【愛有為】決賽舞台上,每一位表演者切磋交流、精進技藝;台下的親朋好友、熱情觀眾一起為他們加油喝采。比賽亦設置豐富的獎項、獎金,鼓勵優秀的表演者持續努力、繼續說著他們勇敢的生命故事。



2020年開始,第五屆【愛有為】賽事也將如火如荼展開。本屆賽事邀請「鳥與水舞集」的兩位視障舞者──林信廷、楊家達擔任活動代言人,以「不一樣 也要勇敢做自己」為主題,刻畫他們在舞蹈表演道路上不變的信念。即便雙眼能見的暗黑世界與我們不一樣,但用力跳就不怕難,他們不讓視障成為夢想的阻礙──在看不清楚彼此的情況下,完成高難度動作與複雜的舞台走位,不負眾望奪下「第五屆【愛有為】肢體表演組」優選的殊榮。今年,林信廷與楊家達將以自己的故事,邀請更多身心障礙表演者勇敢站上舞台。



不一樣又如何?台上台下,我們都要勇敢做自己!



【愛有為】第五屆代言人 林信廷 楊家達

從陰暗舞向光明

Lu_txt Mr_Lin

由於遺傳隔代視網膜病變,不滿30歲便陷入全盲的林信廷,與同為視障者的楊家達攜手演出《心繪之路》,以舞蹈詮釋盲人摸索生活、人生的過程與突破,獲得萬海慈善第五屆【愛有為】身障者才藝徵選大賽肢體表演組冠軍。信廷笑說:「舞蹈的精髓在於揣摩作品意境,但對於這支舞,我們無須詮釋或想像,因為跳的就是自己的日常。」

無法想像個性陽光、外型耀眼、談吐自信的信廷,會以「黯淡」形容自己的童年。「我對自己的認識,全來自大人對我的認知。父母、師長都認為我是正常人,即使我的視力只有0.1,永遠找不到適合的眼鏡,大家還是覺得我沒問題。我書讀不好,是我不努力、不認真;我走路跌倒、撞牆,大家也只是當我在搞笑。沒有人知道我的眼睛生病了,更聽不到我自卑的吶喊。」

信廷自稱他是「正常人中最不正常的人」。即使念高職時,出眾的外表很受異性歡迎,但外人不知道的是,他一直試圖掩蓋自己的缺陷。「我不敢和朋友出去,出去只會出糗,讓人有機會用異樣的眼光看我,我只好宅在家裡健身。當每個人都怕兵單時,只有我在期待,覺得當兵可以證明自己的存在。可是體檢一測,大家都被我的視力嚇到,連兵也當不成。我既抬不起頭,又想證明自己很正常,竟然瘋狂到用這種眼睛去騎車,最後出了車禍,就真的不敢亂來了。」

回想他之所以騎車耍酷、運動健身、注重穿著,其實都是為了武裝脆弱的自己。但這層武裝並不是壞事,而是信廷建立自信心與訓練體魄的開始。「我並沒有委頓,反而開始劇烈反彈,好像要把童年的陰影全部消除,我瘋了似地參加各種活動,去打棒球、走服裝秀、跑馬拉松,也在這段時期開始跳舞,結識了『鳥與水舞集』的顏翠珍老師。不過在正式加入『鳥與水』前,我還跟過許多老師,嘗試很多舞種與風格,打下扎實的舞蹈底子。」

從青少年時期就開始鍛鍊體格,出社會後更不間斷地投入各種運動,練就了信廷超人的體力與爆發力,使他在雙人舞中擁有擔任支撐者的優勢。「現代舞是一個不斷開發高難度動作的舞種,每一支作品都是新的挑戰。老實說,眼睛看不到只是習舞初期的問題,透過摸索、練習、及老師的解說,總能熟悉動作、克服困難、累積默契;而且只要進入情緒與意境,我們其實有很大的發揮空間。真正的挑戰是體力!現代舞有太多拋接的動作,我最擔心的不是接不到,而是當練習過多、體力消耗時,我還能不能撐住對方的身體。一旦失誤,對方就會受傷,我必須零失誤,壓力很大。我慶幸自己經年累月地訓練了好體力,讓我能支撐每個信任我的舞者。」

至於他與楊家達合舞的《心繪之路》,他坦言這支舞跳的就是他們的人生。「這是顏翠珍老師編的舞,她擅長用舞蹈詮釋各種類型的身障者困境。但老師也給予我們很大的自由,甚至讓我們編一小段舞。比如最後結尾時,我讓家達踩在大腿上,他高舉手杖、往天一指的動作便是我編的,我希望表達視障者也有突破自我與困境的可能。」

接受自己缺陷的信廷,除了在舞蹈上有亮眼的表現外,主持的行腳節目也獲得金鐘獎肯定,成為許多活動的代言人。但他從不自傲,反而更謙卑地認為要腳踏實地。即便再累,仍希望一直跳下去,不要遺忘自己最原本的樣子。

舞蹈打開自我身體的極限

Hus_txt Mr_Yang

不同於舞伴林信廷花了整段青春期的時間,才接納了不完整的自己,楊家達談起缺陷,相當坦然。「我是早產兒,出生時眼睛就有病變,但我並沒有意識到自己跟其他人有何不同,我的四肢能走、能跳,只是看東西比較模糊而已。」

高中就讀啟明學校的家達,就像一般高中生,看到心儀的偶像跳舞,也想跟著學。「我高中時,蔡依林剛紅,李玟已經是大明星,看她們跳舞很過癮,也想和她們一樣舞力全開。於是我加入學校的熱舞社,只是熱舞社跳的不是街舞,而是動作比較陰柔的爵士舞。」

雖然同學們對熱舞社的課程感到有些失落,但爵士舞讓家達對自己的肢體展現有了基本的概念。「爵士舞是一個入門舞款,有了基礎,就可以延伸到各類舞種,我也因此更喜歡舞蹈,選了芭蕾舞繼續進修。後來念了淡江中文系,我開始打工,把錢都花在舞蹈補習班上。班上有業餘人士、重考生或想要更精進的舞者,不管來自何方,大家對舞蹈的熱愛都是一樣的。」

問起跳舞對視障者是否特別困難,家達聳聳肩。「跳舞的難易度無關乎視障,如果你是沒基礎的人,突然要你跳,也會非常困難。芭蕾舞的深奧不在於將老師的動作模仿得惟妙惟肖,而是如何把自己的關節、限制一關一關地打開,體會自己身體的極限不斷延展,讓肌肉一步步負荷起每支舞的彈性,好跳出其中的意境,這才是最有成就感的地方。」

和信廷搭配,合力演出《心繪之路》,家達覺得是一種互補互助的概念。「我的優勢是可以引導信廷哥,而信廷哥的強項是他的爆發力足夠,能夠支撐我做各種高難度動作。其實我們認識很久了,和信廷哥相處,就像跟大男孩玩在一塊,我也很信任他,彼此很有默契。」

直到現在,家達仍定期在舞蹈教室進修,也積極參加舞團的練習與演出,不過他並不眷戀舞台上的掌聲。「比起表演,我更想投入教學,將自己對舞蹈的熱愛傳達給別人。我喜歡跳舞,不是因為它為我贏得誇讚,就是單純地喜歡它。只要懷有這份心情,就能夠一直堅持下去。」

【愛有為】第五屆廣告 不一樣也要勇敢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