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樂表演組

得票數量: 2971

李尚軒

患有先天性蠶豆症的尚軒,兩歲半還不會說話,經醫師確診為「過動型自閉症」。由於當時缺乏自閉症相關常識,以至於學校不肯收、老師不願教,幸虧高松托兒所鄭園長收留,並發現尚軒雖無法安靜上課,卻能靜靜地聆聽老師彈奏鋼琴,且手指會隨旋律跳動。媽媽於是讓他學琴,一方面訓練注意力,另一方面改善過動情況。學琴的過程,尚軒無法理解老師講的話、也不會表達,卻以絕對音感及超強記憶力,榮獲第八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與第14屆身心障礙楷模「金鷹獎」,亦於2018年在紐約榮獲「國際身心障礙者鋼琴大賽」金牌獎。音樂改變了尚軒的人生,表演使他能和外界溝通、獲得自信,更讓他能在醫院當志工彈琴,撫慰病患及家屬;在學校生命教育課程中激勵莘莘學子;在參與各種慈善公益活動時回饋社會。

得票數量: 2470

劉子瑜

子瑜是早產兒,在保溫箱時因氧氣過濃導致左眼全盲、右眼僅有極微弱的視力。由於看不見的緣故,從小便對聲音特別敏感,父母發現他有絕對音感,能將聽見的旋律自然彈出,五歲起便讓他學鋼琴。子瑜學習音樂的困難度遠超過一般人,因為無法看譜,老師必須耐心地將樂曲、指法錄成音檔,用聽聲音背譜的方式練習曲子。到了研究所,除了要挑戰難度更高的曲目外,樂曲創作與碩士論文的撰寫更加充滿挑戰。但子瑜沒有放棄,這些困難反而是他成長的動力。碩士畢業後,開始從事點字樂譜教學與推廣工作,希望解決視障者學習音樂的困境。同時,也與一群視障者組成Eye Music樂團,擔任團長,從此邁向創作之路。子瑜想透過音樂告訴大家:「生命,由自己創造;藝術,則呈現生命的偉大與壯麗。」

得票數量: 2150

邱彦暄

彦暄小時候經常感冒,某次看診時醫生誤開禁藥,導致聽力神經受損。對於身處音樂世家的彦暄來說,家人都會樂器,只有自己不會,感到非常挫折。某天爸爸靈機一動,想到彦暄從小就對火車情有獨鍾,建議他可以學習「笙」,因為吹奏時的聲音,就像火車「鳴—鳴—」的鳴笛聲。於是,當時小四的彦暄開始進入「笙」樂的世界,自此成為各項音樂比賽的常勝軍。但對他而言,這些獎項得來不易,沒有「聽過」卻要會「發聲」,一點都不簡單。吹奏樂器最重要的是運用舌頭「吹」跟「吸」,必須不斷練習技巧,加強對舌頭的控制力,彦暄因此講話變得比以前清晰易懂,這是他最開心的一大收穫。目前就讀台中教育大學音樂系二年級的彦暄,期望未來能成為跟父親一樣優秀的老師,幫助有著相同境遇的學生,透過音樂開啟人生另一扇窗。

得票數量: 865

張揚任

揚任小時候總是和自己玩,檢查結果是自閉症。小學時由於對字句詞彙無法理解,學習上遇到很大的挫折,一旁協助的媽媽也不知如何是好。幸而在一個因緣下,媽媽帶揚任參觀朋友的音樂教室,從此便對音樂非常感興趣。揚任選擇古箏當音樂之路的夥伴,輕輕撥動,享受輕柔的旋律,沈浸在古箏美好的聲音之中。以前的他非常怕生,幾乎不敢與陌生人接觸,且理解能力與別人差距極大,加上學習緩慢,為了回饋父母及老師的教導,他決心付出更大的努力與耐心練琴。學習古箏之後,参加很多比賽與演出,揚任接收到大家的喝彩及掌聲,讓他變得比較有自信,比較能面對陌生人,不再是躲在陰暗角落的醜小鴨。揚任期望自己更努力,也告訴自己「沒有做不到,只有不想做」,要讓更多人看到他的表演。

得票數量: 1309

張雅恩

雅恩因為早產導致雙眼全盲,但這沒有阻斷她對聲音的敏銳。小學六年級時,她交了這一生最重要的朋友—手風琴。由於體型比同齡的孩子瘦小,拉手風琴風箱的難度相對高了許多,彷彿在舉重一般,每個動作都必須使盡全力,團體練習時聲音永遠是最小聲,在曲子學習上,也必須比別人花更多時間背譜練習,就算經常被老師罵,也不覺得辛苦。為了解決這些問題,雅恩開始增強自己的力量,即使看不見,依然跟一般孩子一樣上體育課打球、跑步等,運動鍛鍊手部肌肉,漸漸地發現自己力氣增加了,開始能駕馭更大的手風琴,為此增添了不少自信。一路上的努力,讓雅恩考上文化大學音樂系,畢業後,拿到街頭藝人證照,這一切都是扎扎實實努力得來的美好。雅恩希望透過【愛有為】網路投票認識更多朋友,讓更多人聽見她的音樂。

得票數量: 990

廖庭澔

庭澔是早產兒,因視網膜剝離,手術失敗致兩眼全盲,併發自閉症、語言障礙、情緒障礙等症狀,10歲前的日子都在醫院和復健中度過。上小學時,庭澔不會講話只會哭,還鬧情緒不肯學習,被老師說只能一輩子待在教養院。就在父母傷心難過之際,庭澔接觸到手風琴,經由錄音的方式學習曲目,反覆聆聽旋律和熟練技巧,並不斷地練習,音樂逐漸改善他的情緒障礙。原本幾乎要被放棄,認為將來沒有希望的庭澔,到外地比賽獲得佳績,並考取街頭藝人證照,一步一步累積自信,也奠定演奏生涯。庭澔到各大專院校做生命教育演出,也將音樂帶到監獄鼓勵收容人、帶到醫院陪伴年長病患。庭澔殘而不廢的精神,讓生命有了意義;同時也激勵他人永遠不要放棄希望,只要努力終有成功的一天。

得票數量: 532

劉勝隆

原為貨櫃車司機的劉勝隆,因長期熬夜加上吃檳榔提神的習慣,55歲時被醫生確診罹患齒齦癌。日漸惡化的病情,造成顏面神經及語言溝通上的障礙,劉勝隆為了不拖累妻小,決定靠薄薪及補助金獨自生活。某天,他在馬路上看見一台載滿破銅爛鐵的三輪車經過,一把被掩沒其中的薩克斯風,吸引了他的目光,於是上前詢問:「這可以賣我嗎?」沒有音樂背景的他,曾請老師教學,但因他的病情被認為不可能吹得好而遭到拒絕。連醫生也說:「依照你的病情,別開玩笑了!」劉勝隆於是決定自學,運用對旋律的熟悉,沒有嘴唇、牙齦、牙齒的他,硬是將吹嘴頂著嘴巴裡的肉,防止吹奏時漏氣影響音色,即使一天練習5小時使嘴巴酸、痛、紅腫,也還是沉浸在的音樂世界裡。十幾年過去了,劉勝隆化不可能為可能,實踐了對薩克斯風深切的熱愛。

得票數量: 682

【東方精靈樂團】曾宜臻、羅文謙、黃沐桂、李宜珮

【東方精靈樂團】由視障二胡演奏家曾宜臻領軍,他看不見樂譜,也看不見觀眾,但以推廣視障音樂教育為職志,希望讓更多新生代的視障音樂人站上舞台。 樂團非洲鼓手羅文謙表示:「團練時需要時間協調、心態上的調適比較困難,而團體表演時所詮釋的音樂是否能為觀眾帶來感動,是相當重要的課題。」半音階口琴手黃沐桂說:「團練最難的是默契培養,因為各種樂器展現的方式不同,需要無數次磨合才能找到平衡點。」電子琴手李宜珮分享:「獨奏能自由地優游在音樂世界,但在團體更可貴的是必須打開耳朵傾聽。」曾宜臻老師則認為:「每一個人都有夢想,但是夢想必須透過一群人來完成。」融合中、西不同樂器,音樂風格呈現多層次情感變化,他們期待在【愛有為】決賽衝撞出更熱烈的音樂火花。

歌唱表演組

得票數量: 973

楊宗中

宗中是多重身心障礙者,運動神經元受損致全身軟綿綿無法行走,需要他人協助移位跟擺位之外,肌肉的萎縮更讓他脊椎嚴重側彎,影響心肺與吞嚥;加上先天性青光眼,宗中近乎全盲,且時常進出醫院治療。但再多障礙也無法阻止他學習,在母親協助下,宗中努力拿到清華大學文憑。而外公則是他歌唱啟蒙老師,自幼便常帶他到公園與老人會一起表演,讓宗中增添許多美好回憶。大學畢業後因脊椎側彎壓迫肺部,宗中每天晚上必須使用呼吸器與製氧機,身體的不適讓他非常沮喪。數年前得知台南市政府舉辦歌唱班,家人鼓勵宗中參加,訓練肺的功能。歌唱班結束後,宗中仍在家上網自學,除了原唱者,還參考其他人如何表現歌曲。每天唱兩、三首歌,改善肺部功能,同時緩解壓力與悲傷;而大家的掌聲也讓他增添自信,宗中開心自己能以歌聲鼓勵他人。

得票數量: 755

許哲誠

「出生即因視網膜剝離而雙眼失明,家人從一開始不知所措,到後來發覺我對一切會發出聲音的事物感興趣而敲敲打打。一架電子琴的出現讓我找到人生的定位,父親亦不離不棄地奔波在大街小巷,栽培我走漫長音樂路。」5歲開始學鋼琴,13歲榮獲「國際身心障礙青年音樂家」首獎,15歲參加「行天宮菁英獎」獲得優勝,16歲考取奧地利格拉茲國立音樂與表演大學。13歲起受邀到世界各地演出,曾和日本全盲男孩井伸行、韓國四指鋼琴天使李喜芽、美籍鋼琴家范德騰、藝人楊培安、香港鋼琴家Phoebus、台灣女高音林慈音、馬來西亞女高音陳素瑄、大提琴家張正傑、清大交響樂團、長榮交響樂團合作。2019~20年,發行第一張原創EP專輯《許哲誠—我是可愛的鋼琴小男孩》。許哲誠盼以音樂鼓舞人心,讓社會充滿愛的音符。

得票數量: 679

【神采飛羊】黃靜湄、張約恩

約恩與靜湄出生在視障家庭,兩人從小皆為弱視,雖曾在一般學校受到欺負跟歧視,但這並不能打倒他們,在家人的關心下依然不畏艱難、茁壯成長。約恩小六時因為母親熱愛國樂,讓他到音樂基金會學習二胡,展開他的音樂之路。而靜湄則是從小熱愛唱歌,在學校栽培下,國中即順利考上雲林的街頭藝人。兩個人剛好都生於有著音樂風氣的家庭,音樂對他們來說是生活的調味劑。約恩與靜湄平常練習非常容易,只要有一把吉他、一口好嗓音,就可以隨時隨地玩音樂。比較困難的是兩人常會在曲子該如何鋪陳時意見分歧,不過到最後還是能互相協調,找到彼此能接受的方案。每當共同完成團體表演後,聽到台下的掌聲響起,兩人皆感到非常開心。【神采飛羊】想跟大家說:「任何時候都不能驕傲,因為更強的人,說不定就在你身後。」

得票數量: 1010

楊玉凡

曾經,我看得見天空的藍、草坪的綠、花園裡各色的花朵,看見喜歡的Hello Kitty嘴角也會忍不住上揚。因長久以來眼壓過高無法用藥物控制,14歲那年的一次流行性感冒失去視力。一夜之間,我的世界蒙上一層掀不開的灰布,熟悉的天空,再也沒有亮過。直到遇見歌唱,讓我從黑暗的世界中找到了自信,從只在家唱歌到站上舞台拿起麥克風,甚至後來開始創作,鼓足勇氣踏出的每一步,除了自己願意嘗試挑戰之外,還要感謝許多從旁推我一把的人,沒有這些外在力量的鼓勵和支持,或許我還是原來那個沒什麼自信的我。不願意因為自己看不見造成家人的負擔,因此藉由歌唱工作能獨立自主,也希望透過歌唱帶來溫暖正面的力量。盼站上舞台讓更多人聽見我,認識我,更希望我的歌能讓您感動。

得票數量: 597

黃宏霖

我出生未久即罹患小兒麻痺症,無法行走,家人帶著我四處求醫,總算能一跛一跛地踢踢向前行。小時求學因外觀受到同學嘲笑,成年後因當時沒有《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求職也受到萬般阻攔,很辛苦地維持基本生活。從小就喜歡哼哼唱唱,擁有好歌聲的我一直是音樂老師的最愛。高中就讀女生較多的高商,幸運地因為歌聲好受到同學歡迎,在一次校內選舉得到高達八成選票支持,至今沒有人打破紀錄。曾經參加正聲電台、佛光山等比賽獲得冠軍。也曾在一場於花博舉辦的比賽,主辦單位雖未限制參賽者年齡,但傾向錄取年輕表演者在跨年晚會演出,但我仍入圍,而且只有我一個48歲的壯年,其他都是年青人,評審老師說:「很喜歡我的表演,我唱得非常好。」能夠受到肯定,讓我為自己感到驕傲。我會持續帶來美好的音樂作品,唱到不能唱為止。

得票數量: 525

簡忠儒

出生三個月左右,姑姑忽然發現我沒有黒眼球,醫院判定為先天性白內障,安排開刀後效果不大,直至六歲遇到一位美國回來的醫師,裝上人工水晶體,才有如今微弱的視力。長大後就讀盲校時雖被霸凌,但也堅強挺過那幾年。在我成長過程受到不少幫助,與人相處融洽,社交上不成問題。本業是按摩師,也當業餘歌手兩、三年了,唱歌其實對我來說並不陌生。直到參加歌唱班,遇到啟蒙老師,才開始思考當歌手的可能性,並持續跟著多位老師學習音樂至今,過程中較困難的是看譜緩慢,但因還有些許視力,期待仍靠自己看譜學習樂器或唱歌。開始學創作後,陸續參加歌唱、創作比賽、投入街頭藝人演出,才發現原來可以用自己的聲音與創作,讓人感動或療癒,這是我感到最驕傲的事情!

得票數量: 3463

【Power Angel能量天使】方羚、鄭浩君

來自台東的原住民方羚與浩君,因為意外導致下半身癱瘓。原本充滿自信的方羚,變得非常在意他人眼光,把自己完全封閉起來。而受傷後的浩君,則是飽受褥瘡之苦,多次進出醫院開刀治療。所幸個性樂觀的兩人從喜愛的歌唱中找到了自己,用歌聲激勵正處在低潮的人們。2017年兩人組成【Power Angel能量天使】參加職訓表演技能班學習唱歌,因損傷的地方都在胸椎,腹部無法出力,唱歌時常會找不到正確的發聲位置,導致中氣不足,因此花了很長時間訓練肺活量。「剛開始覺得只要把歌唱好就好,但慢慢發現有人被我們的歌聲、故事感動,甚至改變想法、在生活中燃起前進的能量,這是激勵我們想繼續唱下去最大的動力。雖然人生難免有不順,別放大自己所沒有的,而忽略掉自己所擁有的!」是能量天使想對大家說的話。

得票數量: 4506

【紅心四】林政緯、洪新智

大學時代遭逢遽變的政緯與新智,被迫放棄夢想!政緯在一次跳水不甚,造成頸椎神經斷裂,四肢癱瘓;新智則是紅膜發炎漸失視力,經歷多次手術仍雙眼失明。兩人求學時都喜愛表演、參與社團活動,因為熱愛音樂而組成【紅心四】二人組,希望讓自己有自信、家人朋友有生命能量。他們說:「陌生人因為歌聲停下腳步的瞬間,會產生一種獨特生命體驗,在當下交流了情感,偶爾還流露出喜悅的笑容,眼眶也閃著不捨的淚光。或許彼此這輩子只見一次面,卻因衷心想帶給對方美好,那一刻彼此不再陌生!行動力、創造力、意志力,創意的發想必須開始真正行動執行。磨難使人成長,改變帶來希望,夢想的路上沒有捷徑,只有痛並快樂著。」

肢體表演組

得票數量: 727

蔡如芬

我已經60歲了,人生充滿著挫折和轉機!25歲生第一胎時,突然失去聽力,醫生找不出原因,我變成聽障者。突如其來的狀況除了打亂生活,更因無法接聽電話而被迫離開職場。43歲那年植入人工電子耳,找回與孩子溝通的親情,並順利轉職成為網頁設計師,重拾信心。因緣際會下,我開始學Flamenco舞蹈。記得第一次成果發表時,我跳得很勉強,所以老師安排我站在最後一排、最旁邊最角落的位置。儘管表現不如預期,可我不灰心,仍鼓勵自己要更努力拿出好的表現,未來一定要站到舞台最前面、最耀眼的位置表演。努力雖然不一定成功,但我始終沒有放棄,我常提醒自己:「沒有人能替你勇敢,只要努力邁出步伐,意志堅定就會有力量。」舞台的布幕隨時會落下,但在謝幕的一刻,我不想讓自己留下任何遺憾!

得票數量: 1018

【社團法人花蓮縣聽障協進會】蔡秀娟、江淑芬、蔡秀珍、姚月珠、陳麗華

蔡秀娟等五位表演選手,皆因遺傳或疾病導致聽力損傷,羅列中、重與極重度的障級。2016年幾位聽障好友組成【洄瀾小蘋果】,參加公視《聽聽看》節目「寶島好手」及第三屆【愛有為】,均獲得佳績,近年來也廣受花蓮縣各機關團體邀請公益演出,將喜樂分享給大家。在舞蹈學習上,由於聽障緣故,只能用專注力感受音樂的震動與節拍,不斷地記動作、數拍子練習著,再加入手語展現聽障者舞蹈的特色。能夠突破障礙的限制是團隊的驕傲,透過展演,不但可以提升表演者的自信心,也展現身心障礙者努力克服困難的毅力及積極正向的人生觀。鼓勵其他的身障者積極面對挑戰,迎向美好未來,是成員們努力想做的事;而用生命影響生命,正是他們生活的寫照。

得票數量: 2435

【半音舞集】李俊祥、楊晶婷、郭肇盛、邱苑香、李慧敏、郭秀惠

「跳舞,是讓自己快樂;表演,是讓觀眾歡樂。」這是【半音舞集】團員最喜歡的一句話。「跳舞」和「表演」不同字義,卻含有「使人歡愉之魔力因子」。舞集成立迄今九年多,由喜愛跳舞之聽障朋友組團,聽損程度不一,特殊成長背景造就口語、讀唇語、手語或全手語等多元化溝通方式。團員必須站在有聲的世界去感受「無法聽到的完整聲音」,彷彿一腳踩在有聲世界、另一腳踏在無聲世界,故取名「半音」。當音樂響起,無專業舞蹈底子也聽不清楚節奏的團員,經由指導老師及手語翻譯志工協助打拍子,透過地板震動傳遞的節奏學習舞步。【半音舞集】多次參加身障舞蹈競賽,獲得評審肯定及好評。近年來更持續參與偏鄉地區公益演出,累積生命舞台經驗並建立自信,盼開創更多可能性與更專業、更精采的表演。

得票數量: 3178

【鳥與水舞集】李秀芬

我是侏儒症者,成長過程總是一直在閃躱別人不經意的目光,生活裡充滿「自卑」、「自怨自艾」的退縮和孤獨。在生理移動條件有限的情況下,雖有束縛僵滯的困局,卻期望能如鳥兒般展翅翔的自在。此次參加萬海慈善【愛有為】身心障礙才藝比賽,藉由舞蹈表現奮勇豁達的精神,更找到與自己心靈對話的機會。我須全力以赴擺脫受限的障礙,才能軀動「我想飛」的這場夢。用不完美的缺陷跳舞,縱然軀體的脆弱與不安窘境仍難釋懷,但我有了活著就得認同自己和除去生命陰影的信念,盼蛻變及從跳舞中找到出路。舞蹈結合情感,是我精神的寄託,不但救贖了自己,亦為對人類及萬物的讚頌。

得票數量: 5032

【鳥與水舞集】呂豐和、徐婉琪、張育菱

呂豐和、徐婉琪、張育菱三位舞蹈底子深厚的舞者,來自身障舞蹈表演團體【鳥與水舞集】,演出經驗豐富,曾參與多次國內外大型表演賽事,殊榮背後其實是一次次辛苦練習的累積。呂豐和罹患小兒麻痺雙腳不良於行;徐婉琪在幼時一場車禍意外失去左腿;張育菱則是出生左手就少一截。無論是天生或是後天造成,三人截然不同的境遇,卻因為舞蹈而相聚相識,對舞蹈的熱愛可說是他們的共通點。即便如此,舞蹈之路對他們來說仍充滿挫折,經常跳到全身是傷,還得克服身障的心魔,卻從不懈怠每一次的練習,如同婉琪所說:「用千倍努力創造一百分的精彩!」參賽舞碼取名「我的天空」,描述一朵蓮花歷經風吹雨打,最後依舊美麗綻放,傳達「黎明的起點在苦與甜的交織中,我願望自己無窮的力量,化為天空美麗的彩虹」的意境。

得票數量: 5158

【部落三少】鄭自強、張哲瑞、胡佳宇

「看不見方向可以聽音辨位,無法站立行走卻可以轉動雙輪,讓舞技飛揚。」2016年鄭自強、張哲瑞、胡佳宇三人組成跨障別舞團【部落三少】,參加萬海慈善第三屆【愛有為】身障才藝賽,榮獲肢體表演組(舞蹈)及網路票選人氣獎雙冠軍!「來自部落的三位少年,將舞蹈結合特技,突破障礙超越極限!」小兒麻痺的輪椅舞王鄭自強,曾榮獲對岸電視選秀節目《中國達人秀》前十強佳績。結合兩位重度視障的舞者張哲瑞(小花)、胡佳宇,跨越重重障礙的組合,舞蹈力度令人嘆為觀止,不只一般流行街舞也跨足國標、現代等多重舞蹈風格,使演出的舞碼豐富多元。持續在舞蹈上求創新突破的部落三少,將帶給大家的不只是舞蹈、藝術,更是讓人相信「只要你願意,沒有不可能的事」!

得票數量: 1598

【幫腳飛】黃信安、許明湟、管盈妤

黃信安、許明湟、管盈妤三位來自潮州國中特教班的同學,因著愛心舞蹈教練鍾沛浚小P老師的主動加入與全心投入舞蹈教學,於2014年受邀全國舞蹈慈善晚會登台演出,雖說身心障礙學童擔綱國標舞演出難度甚高,卻驚豔四座,搏得滿堂采。演出後,取自用舞鞋幫夢想高飛的【幫腳飛】特教舞團正式成軍,以過人的毅力持續練習各種專業舞蹈。為求突破,他們參加身心障礙全國賽,接著跟正式國標選手挑戰縣運及全國錦標賽,造成各界熱邀出席公益表演。除了獲獎無數,個人、團體成績亮眼外,【幫腳飛】努力不懈及回饋弱勢團體的勵志故事,已多次見報和上電視節目,成為更多新一代慢飛天使的偶像。但故事未完待續,期待受到更多外界肯定、鼓勵與協助,讓他們進階到「幫」更多「腳」讓夢一起高「飛」。

得票數量: 588

姜寧

熱愛跳舞的姜寧患有罕見疾病「先天軟骨發育不全症」,基因缺陷導致骨骼發育不良、身型矮小、四肢粗短與O型腿,使他在成長過程歷經不少艱難,「旁人的異樣眼光再到同儕的霸凌,對我有很大影響。也因此在人際相處出現障礙,我總是過度在意別人的看法、久而久之個性也變得封閉。」高中是姜寧重要轉折點,帥氣的肢體動作搭配節奏強烈的音樂,姜寧一頭栽進舞蹈世界,一跳就是11年。「我發現我對跳舞有著說不完的熱愛。」透過身體律動表達內心情感,跳舞讓姜寧不再鑽牛角尖。即便舞種與動作受到身型限制,但並未擊退愛跳舞的姜寧,反倒積極學習舞蹈種類及修改動作,找到最合適自己身型的風格,並享受每一次學習舞蹈的過程。如今,姜寧散發著自信,不懼怕在舞台上繼續跳動他的舞蹈人生。